序篇 S市有位猫侦探 自杀or他杀
  更新时间:2008-9-14 15:23:42 本章字数:4634
  这是一座5层高的老式楼房,这种房型在S市算是比较常见的,它们大多建于80年代,虽说在年前整个小区曾接受过一次大规模的房屋维护,外观确实比之先前整洁、顺眼了不少,但是…这依旧掩盖不住房屋内在简陋。
  沿着楼梯而上,每一层都分左右两边,而每一边都居住着近4,5户人家,他们同用着一个灶间和卫生间,条件可谓是格外的严苛,可是…对他们而言,一住就已是几十年,甚至早已经历了几代人。
  正是因为如此,邻里之间可谓是格外的熟悉,虽说不能都说其感情有多么的好,但毕竟过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比之现代公寓中普遍存在着的冷漠要好的多。
  这不,5楼的其中一家男主人自昨天吃过晚饭后就再也没?#26032;?#38754;,邻里之间便不觉起了疑虑。
  毕竟在这种房屋中,做饭、?#35789;?#29978;?#20004;?#20915;生理问题都得步入这共同使用的公共区域,而时值夏天,家家又都开着门通风。在这种情况下,一普通人,近24小时没有任何人看到过他的身影,这确实有些奇怪。
  于是,好事的邻居便敲响了他家的门,可是毫无反应,某位机灵的阿伯打通了他家的电话却没有任何人来接听。
  “不会出事了吧?”
  “能出什么事?”
  “莫非中暑?或者心脏痛?#24656;?#39118;?脑淤血……”某位想像力极其丰富的阿姨,在一边不停的数着指头,似乎准备将所有她所知道的疾病一一报个遍。
  “你就不会说些好听的啊?!”
  “那你说这是怎么了?”被抢白的阿姨有些不太高兴了。
  “不如下去找居委会的人来一下吧?”一位老婆婆插嘴说道。
  就这样在居委会大妈们的干预下,在大家越来越过凄惨的猜测下,终于决定撞开他家的门一看究竟。
  于是,在几位中年大叔的一番努力后,门终于被撞了开来,可还来不及让人喘上一口气,便见在那视线所及之处悬挂着的两只脚在微微摇荡着……
  “呀啊——?#26412;?#21483;声顿时在整个楼层中回响开来。
  #########
  小小的楼道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有好奇跑来看热闹的当地?#29992;瘢?#26377;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的记者,但更多的则是正忙里忙外的警察及监识人员。惟一不同的是后者在那“禁止进入”的横条内活动着,而?#29992;?#21450;记者则只能认命的被阻挡在外面。
  此时,一只无力而略显苍白的手硬是从人群中伸了出来,不停的在那里招啊招,若静神凝听的话,还能查觉到耳边那状略呻吟的声音:“请…请…请…让…让…让……”
  正当那好奇的人们左右观望着想查知声音来自何方时,又有一个声音在大家的耳边响起,只是相较与之前那犹如垂死之人的最?#25214;?#35328;来说,这次的声音显得中气十足,或者说是足得过了头,使得闻者都忍不住想要捂起耳朵,“司少玮!!你还想在那里磨蹭到什?#35789;?#20505;?!!”
  伴随着那声音大踏步而来的,是一位脸上带着浓?#20063;?#26705;感的中年男子,他紧紧盯着?#25970;闈可?#20986;人群还在那里不停招着的手约两秒,便再踏前一步,猛力一扯……一个20几岁青年男子便如同大变活人一般的出现在了大家眼前,只是这个活人看上去似乎?#20154;?#20154;也好不了多少,其他暂且不论,光是他那摇摇?#20301;?#30340;样子,就让人有种他随时会倒下咽气的感觉。
  “陈…队…队…对…对…对不起…?#25671;摇页佟?#34429;然在摇晃中,司少玮依旧不忘先为自己的迟到而道?#31119;?#21487;是这话才说了半截,人就直接倒了下去。所幸在他身后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20445;?#20351;得他在与冰冷的地面进行亲密接触之前就被围观的大叔大妈们接了个正着。
  陈浩再度无奈摇头,转身唤道:“洛法医,麻烦你过来看一下。”
  闻言,法医洛铭并未上前,而只?#23545;?#35266;望了会儿,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冷冷说道:“中暑。”
  确实,时值37度的高温,很?#20005;?#20687;有人会在T恤外加穿了一件长袖外衣,并?#19968;?#19968;路小跑着而来,再加上又被热情的围观群众挤了半天,这样如果还不中暑的话,恐怕连太阳老兄都会怀疑自己所努力制造的热力了。
  “喵~喵~”在司少玮那正被热心的?#29992;?#25152;架着的上衣内,突然传出轻微的猫叫声,随之,一个毛茸茸黑色小脑袋拱了出来,它左?#19968;饭?#20102;一下,便发挥出猫咪杰出的跳跃力,一跃而下,懒懒的舒展着身子。
  那是一只通体漆黑并有着一双如上好祖母绿般碧绿无瑕双目的猫儿。它的芳龄约莫1岁半,或许是由于幼时一场重病的缘故,它的身形看上去比同龄的猫咪要娇小许多。
  尤为奇特的是它的左前肢上却戴着一个铂金制的手镯,镯子上镶有数颗与它双?#23458;?#33394;的宝石。那银铂色的手镯在它黑色体毛的映称下显得格外醒目。
  “金田一小姐,辛苦你了~”看到猫儿,现场所有的警察、法医、鉴识人?#27604;?#28982;一扫之前的疲惫,脸上挂满了笑容,就连陈浩也是,只见他笑呵呵的蹲下身,伸出手来,亲密的与那被称为金田一的猫咪打着招呼,而猫儿则优雅的搭上左肢,“喵~”
  “?#38706;印?#23427;…它一路都安妥的很,辛苦的明明就是?#25671;!?#21487;能是中暑的程度并不深,也可能是习惯了,总之,司少玮在闻了几下好心的邻居大妈们拿来的风油精,吃了几颗人丹,脱了那件厚厚的外套,又浇了些冷水之后,便?#20301;?#24736;悠的醒了过来,恰巧就听到陈浩的那句话。
  司少玮此时可谓是倍感委屈,想他好不容易买了便当到家,还没来得及填填肚子便接到?#35828;?#35805;,于是乎,他只得急急的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匆匆的就赶了出来。一路连走带跑的赶上了那人满为患的公交车,没开两站就碰上了在这个时段中最常见的堵车,待得这车慢腾腾慢腾腾的腾到了目的地,他也差?#27426;?#21482;剩半条命了。
  ?#21830;?#30528;那如同催命一般急切的手机铃声,他只得又劳动起站得酸麻的双腿,一路小跑着从车站来了这里,近1公里路,外加爬5楼,已经让人感觉够呛。可刚爬?#36739;?#22330;,便看见那围得严密无隙的人群,他想要往里挤吧,可无奈一路的折腾使得体力几乎耗尽,刚挤到一半时便再也挤不动了,只能被当作夹心肉饼,在原地动弹不得。
  其实?#28902;狄不?#22909;,堵车也没什?#27425;?#39064;,跑步…呃…勉强还过得去,被挤?#19981;?#21487;以凑和。可是,他这一?#25151;?#19981;是一个人,他必须得时时护着那紧窝在他怀里的那个小?#19968;錚?#21516;样的活动,却比平日里累了数倍。
  而且,为了不被公车上的人?#24736;?#25110;索性赶下车,他更是在如?#25628;?#22799;中套上了厚厚的外套以遮着怀中猫儿,于是这一路而来热?#27809;璩脸?#19981;去说,光是那怪异的白眼他就吃了不知道多少。
  委屈是满腹的,说上一整天都说不过来。
  可让他伤心欲绝的是,现场完全没人来理会他……
  人情冷暖,?#19978;?#32780;知,他摇摇头,取出手?#29366;?#19978;并随口?#23454;潰俺露櫻?#36825;次的事件?”
  “你自己看吧。”陈浩指了指身后,说起这个部下,陈浩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其实他应?#27809;?#31639;是一个很努力、很有上进心的新时代?#20204;?#24180;,可是偏偏不仅运动神经近乎于零,而且就连他这种无神论者都不得不相信那?#19968;?#26681;本就是个瘟神!!除了自己倒霉之外,?#25970;?#36816;还有着某种?#33499;?#30340;传染力。
  比如说吧,自他毕业来到警队后,辖区内案件就呈现出如火箭升空般“嗖?#30149;?#19978;升的趋?#30130;?#21487;破案率却一路下滑到?#35828;墜取?#22914;果不是后来在金田一小姐协助下,两人(?)?#24597;?#30772;了几件大?#31119;?#37027;?#19968;?#22810;半会在大家哀怨的泪水中被欢送到他处。
  可是还有一件事,他?#20004;?#20173;想不明白,一个运动细胞如此之差的人当年到底是怎么考上警校,后来又是怎么毕业的呢?唉,怪只怪那些人?#35805;?#22909;关,这才使得如此一个危险份子流落到了他们队里。
  正待陈浩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对着司少玮?#27426;?#25968;落的同时,金田一已漫?#36739;?#30528;那依旧悬挂于房间中央的物体走去。
  那是一具中年男子的尸体,男子正是此处屋主,名为陈伟国,今天?#31456;?0岁,几个月前方从单位退休归家。原本操劳了大半?#27815;櫻?#24212;该是指着退休过些舒坦日子,可谁料,才这么几天功夫,就……
  此刻,他依?#26432;?#25345;着初始被发现时的状态。
  套着他脖子的是寻常的麻绳,而麻绳的另一端则是一个连着天花板的铁制勾子,从它的位置,及那被随意摆放在地上的吊扇叶子及其他组件来看,这里原本应该挂着夏天中此类房屋最常用的电器:吊?#21462;?#38500;此以外,还有一张常见的旧式方凳躺倒在他的脚下。
  整间房间可谓凌乱不堪,除了那些吊扇部件及躺倒的方凳外,地上更是散?#36951;?#25172;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各色的衣服,包括内衣、外衣;七、八只被胡乱扔着的鞋子;床单、枕?#20303;?#22443;子、毛巾、还?#24515;?#31181;看似应该摆放在浴室的防滑垫都被随意的摊在?#35828;?#19978;。
  金田一在尸体的脚下围绕着转了几圈,又靠近那躺在地上的方?#35797;?#19978;面嗅着……
  “金田一小姐,有什么发现没?”陈浩看似已从悲哀的回忆中清醒了过来,他再度回到了工作岗位,与金田一一起查验着。
  “喵~~”金田一冲着方?#24335;?#20102;两声,转头看向陈浩。
  “不愧是金田一小姐,你已经注意到啦?!我们也是在发现这一点后才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这才打电话?#24515;?#36807;来的。”
  “?#38706;櫻?#37329;田一它不会听电话,你打电话叫的是我耶~~”司少玮碎碎念道,之后又故作思考的用手托着下?#20572;家?#36947;,“这整个现场看起来似乎应该是自杀…?#38706;櫻?#20320;怎么看?”
  “喵~?#34987;?#31572;他的并不是陈浩,而是金田一,只见它围绕着?#39318;?#22260;了一圈,看了看?#24335;牛?#21448;抬头望了望那高垂于它头际的双脚,再度“喵”了一声,似乎在说,怎么样?这下你总该明白了吧?
  “你是说?#39318;櫻康首?#24590;么了?”说着,司少玮便走了过去,长期以来的密?#20449;?#21512;使得他们比之寻常人类搭挡而言要更为默契。
  司少玮仔细的检查了下?#39318;櫻?#21448;看了看死者的双脚,低声自言自语道,“?#39318;?#24456;干净,没有脚印,可是死者虽然赤着脚,但脚底却很干?#35805;。?#24212;该也留不下什么脚印….这又能证明什么呢?”
  “喵!!”金田一不满的唤道,似乎在?#30340;?#30475;错地方了!
  “啊?”
  金田一再度挪动那尊贵的?#38393;?#26469;到?#24335;?#22788;,唤道,“喵~~~”
  “?#24335;牛俊?br/>   它又抬头望了望垂挂着的双脚,继续“喵~~”
  “?#24335;牛?#33050;?”司少玮努力打量着两物,突然,他一拍脑袋恍然道,“你是说距离?”
  “喵喵~”
  序篇 S市有位猫侦探 密室
  更新时间:2008-9-14 15:23:42 本章字数:4741
  司少玮用眼神请示着陈浩,在得同意后,他便扶起?#35828;?#22312;地上的?#39318;印?#27491;如之前所说的,那是一张款式很旧的方?#21097;?#19978;面原先应有的红漆早已褪去,甚至还留下了一大块,一大块的剥落痕迹,看起来应该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了。
  这种?#39318;?#22312;七、八十年代极为常见的,只是,现在就…除了这种老房子,很少有家庭仍会使用这种?#39318;印?br/>   司少玮将?#39318;有?#24515;的置于死者的脚下。果然如金田一所提示的,以及与他目测的结果一致,?#39318;?#30340;表面与死者那悬挂着的双足的脚?#25758;?#19981;完全贴合,准确的说大致有着5公分左右的空隙,也只有死者的指尖处可以碰触到,?#31807;?#26159;说除非死者是踮着脚来上吊的,否则不可能用这种?#39318;?#33258;杀。
  可是…这可能吗?
  ?#27604;?#36398;着脚上吊,只要当事人不怎么介意,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只是如果一?#38381;?#26679;踮着脚来完成?#24433;?#32499;节、?#25758;?#23376;及踢?#39318;?#36825;所有的过程的话,那只能说这个人有严重的自?#25170;?#21521;,连死都不让自己死个太平。
  因为他完全可以稍稍把绳?#24433;?#19979;来些,只5公分的距离也误不了什么事,或者…司少玮看了看这凌乱的屋间,既使死者对绳子有完?#20048;?#20041;情结,一定要将它绑成这种长度的话,房间中明明也有其他更适合他站立的椅凳啊,完全没有必要一定要用这个不怎?#35789;?#21512;的。
  难道他用了其他?#39318;?#26469;绑绳子,再换这个?#39318;?#33258;杀?
  ……除非他精神有些问题,否则也不太可能会刻意在死前做这么麻烦的事。
  那么就是说,这其实并不是自杀,而是……
  “他杀?”司少玮扭头看向陈浩,“?#38706;櫻?#36825;…这是他杀?!然后故?#23478;?#38453;,让人以为是自杀?”
  “目前看来,这个可能性相当高。”陈浩点头道,“如果只是单纯自杀的话,我就不会让金田一小姐在晚餐时分跑这么一趟了。”
  “喵~”猫猫恰当的回了一声,似乎在说,不用介意,探案是身为名侦探的职责。
  “?#38706;櫻?#20320;似乎忘了我的晚餐问题吧?”对于上司这?#36824;?#29483;而不顾人的极端行为,司少玮早已感到麻木,但仍忘不了报怨那么一小声。毕竟他也?#35805;?#20102;这么两口饭就跑出来了,一路而来折腾早已使这些能量消耗怠尽了,?#20146;右?#24320;?#25380;?#20986;阵阵响声,向主人提示着它的存在。
  “喵~~喵~~”
  “金田一小姐正在告诫你

下页(1/151)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