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寝室闹鬼
  
  女生寝室403闹鬼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校。403闹鬼是韩小小发现的。那天晚上寝室熄了灯,韩小小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几天她身体一直不舒服,吃什么吐什么,这时上铺的刘丽在梦里翻身,?#35805;?#19996;西正好掉在韩小小枕边。一股强烈的大葱味冲进韩小小的鼻子,刘丽爱吃零食,?#27426;?#26159;她葱油味的麦烧,韩小小胃里一阵翻涌下床冲向卫生间。
  
  卫生间和?#35789;?#38388;都在走廊的尽头,此时各寝室都熄灯了,走廊里出奇的安静,恹恹灯光越发烘托出一种迷离的效果。韩小小“牵肠挂肚”地干呕了几声,什么也没吐出来,转身返回时突然发现?#35789;?#38388;有个人在冲凉。韩小小没想到竟还?#20449;?#29983;?#39029;?#36523;裸体在?#35789;?#38388;里冲凉。她听肖正平讲过,男生们经常这样干,其实所谓的冲凉不过就是接?#19979;?#28385;的一盆清水?#27833;?#27975;下去,那真是名符其实的冲凉。韩小小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个一丝不挂的女生。?#35789;?#38388;靠?#35762;?#22681;边是水槽,每边有十二个水龙头,中间是空地,女生就赤身裸体地站在空地中间,昏黄的灯光下,光洁的皮肤发出绸缎般的光泽,长发瀑布一样直垂到凸翘的臀部,此时她正将一盆清水?#27833;?#19978;浇下去,水流顺着玲珑有致的身体淌到脚下,女孩打了冷颤,兴奋地抹了?#35805;?#33080;上的水,然后又到水龙头?#36234;?#27700;。
  
  韩小小看呆了,隐隐约约有种奇怪的感觉,可又说不出奇怪在哪里。女孩又冲了一盆水,然后拿过毛巾也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端着盆碎步小跑着离开?#35789;?#38388;,像是没有看到韩小小的存在,经过韩小小身边时韩小小清楚地看到女孩坚挺的乳房一颤一颤,那么的真实。接下来,赤祼女孩跑到403寝室的门口推门走了进去。韩小小的第一?#20174;?#26159;女孩走错门了,可是陡地她明白了刚刚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从始至终韩小小都没听到冲?#25925;?#27700;流的哗哗声。韩小小听到?#32422;?#30340;尖叫声回荡在走廊里,她冲回寝室开了灯,果然不见那个冲凉的女孩儿。
  
  大家埋怨韩小小产生错觉,众口一词,韩小小也觉得是?#32422;?#30340;幻觉。第二天晚上,又是那个时候,同寝的姐妹都进入了梦乡,韩小小仍旧睡意全无,瞪着一双眼睛,眼前?#35789;?#19968;片漆黑,心里迷迷糊糊地默念“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要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突然她无意中一?#24120;?#30475;到紧关着的门开了,一个人蹑手蹑脚地钻进来,门虽然开了,但门缝并没有将走廊里的灯光透进来,那人赤身裸体,手里端着一个脸盆,韩小小吓得一动不敢动,赤裸女孩站在韩小小床边,弯腰将盆端放在床下,然后直起身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韩小小认出这正是昨晚?#35789;?#38388;冲凉的那个女孩。韩小小将?#24187;?#22312;头上再次尖叫起来,室友惊起,开了灯,可是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发现,寝室门是紧锁着的,地上也没有水滞。
  
  韩小小受了惊吓发起高烧,于是请了病假,一个人在寝室中休息。她实在不敢一个人留在寝室里就给男友肖正平打电话,可肖正平在做一个重要的实验脱不开身,韩小小正边倚在床头看书边生气,这时邵刚却来了。
  
  邵刚是肖正平的好朋友,也曾是韩小小的追求者,韩小小很诧异,问:“你们不是有实验吗?跑女生寝室来做什么?”邵刚狡黠地一笑:“来看看你。”韩小小就是讨厌邵刚这种鬼气森森的样子,经常旷课不说,而?#22812;?#35745;多端,你永远猜不透这人心里在想什么。就?#21040;?#22825;吧,女生寝室楼是不许男生随便出入,也不知他是怎么混过门?#26469;?#23158;那一关。但有个人总比没人强,韩小小实在不敢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女生寝室就那么好看?”韩小小并不是十分讨厌邵刚,况且他是肖正平的好朋友,也算熟人。
  
  “这里不是?#24515;?#22043;,听?#30340;?#30149;了敢不来看看?”邵刚油嘴滑舌地说。
  
  “你有这么好?你们不是有实验吗?”
  
  “实验能比你?#24618;?#35201;?”邵刚假装正经。韩小小心里感动了一下,眼圈一红,她更想听肖正平说这句话,问邵刚:“是肖正平让你来的吧?”邵刚嘿嘿一笑头点得跟鸡叨米似的道:“是是是,一猜就中。”
  
  突然门一开,肖正平拎着一大包水果走了进来,三人照面均是一愣,邵刚哈哈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来得正及时,我刚想下手。”肖正平笑道:“这一?#25991;?#21448;是?#27492;歟?#19979;次可要?#36855;紓 ?br/>   
  “胡沁什么呢?”韩小小知道肖正平小心眼,赶紧让二人打住。邵刚坏笑道:“得!真龙天子来了,我知难而退,回见。”说完知趣地走了,留下肖正平与韩小小两个人。
  
  韩小小眼圈还红着,见到肖正平心里高兴,面上?#25346;?#20570;出嗔怪的样子:“你不是说不来了吗?”
  
  “他怎么来了?”肖正平没有回答韩小小,酸溜溜地反?#23454;饋?br/>   
  “不是你让他来的吗?”
  
  “我什?#35789;?#20505;让他来了?是你想让他来吧?”肖正平半真半假道。韩小小听出话中带刺儿,知道肖正平想又歪了,心里有气,感到胃里天翻地覆,干呕了起来。肖正平手足无措,又是倒水又是捶?#24120;?#35265;韩小小呕得泪眼汪汪,楚楚动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正平!”韩小小轻声道,“我可能有了。”
  
  “嗯?什么?……你什么说?”肖正平突然明白韩小小的意思,?#35805;?#25235;住韩小小的肩膀像似不敢相信?#32422;?#30340;耳朵,“怎么可能?是我的?”韩小小也瞪大眼睛,她也不能接受肖正平这样问,?#27425;?#23624;又恼火:“你说是谁的?你做的好事你不知道?”
  
  “对不起,小小,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是说这不该发生,你知道我正在做毕业实验,关系到我是否能留校,而你也要完成毕?#30634;?#35745;。这关系到我们俩的未来啊。”肖正平真的急了。
  
  “我知道,你说怎么办啊?”韩小小是个没主意的人,从小她被父母娇生惯养,父亲是市卫生局长,大一那年被双规,受不?#25628;?#21147;自杀了,母亲?#34987;?#25915;心也命赴黄泉,从此韩小小在这个世上只有国外的姑姑一个亲人。父亲给她在国外存了一大?#26159;?#36275;够她下半生过富人的生活,但这件事只有姑姑和她知道,况且这事绝对不能对外透露,?#35789;故?#32918;正平也没告诉。她恨父亲父亲就是太精明才落得如此,所以她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选中了老?#23707;?#36947;的肖正平,把肖正平?#32972;?#22905;的主心?#29301;?#25226;什么?#20960;?#20102;他。
  
  “打掉!”肖正平斩钉截铁地说。
  
  “正平,我很怕!”
  
  “可是我们绝对不能留下这个孩子,会影响我们未来的……”肖正平伏下身,温柔地看着韩小小美丽的脸庞,“小小,我们不是计划好了吗?#24656;?#26377;留校才有更多的机会工费出国。”
  
  “你真的那么想出国?”
  
  “嗯,我学习理论物理这个专业只有在国外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我家又没有背景,将来毕业了在国内恐怕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只有出国这条路了,小小,我要给你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番话?#23707;?#23567;小心里热呼呼的,肖正平家境不好,不但要完成学业,而?#19968;?#22312;外面兼职了两份工作,这么辛苦都是为了她和她们的将来。韩小小差点将?#32422;?#22312;国外姑?#20040;?#26377;一大?#26159;?#30340;事说出来,但终于忍住了,姑姑叮嘱过她这事非同寻常。
  
  肖正平看出韩小小欲言?#31181;梗?#36731;轻地在韩小小脸上吻了一下,鼓励道:“别怕,有我呢!”韩小小幸福地将肖正平紧紧搂在怀里,别?#30340;?#25481;孩子,就是要她的命,她此时都会毫不犹豫地给肖正平。
  
  二第三只眼
  
  韩小小在寝室见鬼闹得沸沸扬扬,肖正平也给她做了许多“思想工作”,可是韩小小又见到两?#25991;?#20010;“鬼”影,而同寝室的其他人都看不见。韩小小不敢在寝室住下去了,刚好借此机会肖正平在三岔巷帮韩小小租了间房,这样韩小小去?#38745;?a href="http://www.idjbe.live/zhuanti/yiyuan.asp" target="_blank">医院做手术也不会被同学查觉,一石二鸟。
  
  三岔巷离学校不远也不近,僻静幽深,韩小小的第一感觉就是鬼气森森。肖正平安慰说房子是一个朋友的,很安全,离医院又很近。
  
  周末,肖正平和韩小小去了医院,可是人潮汹涌,几家医院门诊都是排着长队,不知道为什?#24202;?#20154;会这么多。于是两人周一请了假来到一家经常在报纸上做广告的妇科诊所。诊所在一个小巷子口,二层小楼,?#20449;?#37266;目,对面有家修车?#26657;?#27492;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留学生对着“无痛打胎”和“修胎补胎”两块?#20449;?#19968;脸的迷惑,他实在无法领悟汉字的博大精深。
  
  韩小小低着头紧跟在肖正平身后,进出诊所的人也很多,基本上是目光?#21355;?#30340;年轻人,?#24515;?#20276;陪着的,也有单身女子,来去匆匆。韩小小猜测这些人可能和他们差?#27426;啵?#29978;至还?#24515;?#40836;更小女孩子。韩小小狠狠地拧了把肖正平的胳膊,低低的声音道:“都是你们男人造的孽!”肖正平疼着咧了咧嘴。
  
  挂了号,上二楼,已经有好些人在排队,楼道里灯光昏暗,空气浑浊?#31508;?#26377;一股怪怪的味道,韩小小心里发慌,突然一阵恶心直奔卫生间。卫生间里肮脏不堪,韩小小伏在水池边干呕,肠子似乎要揪出来?#35805;悖?#31361;然她看到水池边一个肮脏的蓝色的大号塑料垃圾筒,装着半筒带血的?#24202;?#30340;血肉模糊的东西。韩小小猛然意识到这是什么,这是被提前结束了的生命,有的已经可以辨别出手脚,初具人形了。一种罪恶感陡?#27426;?#29983;,韩小小眼前一黑,但她却清晰地看到了垃圾?#24598;?#26377;一个婴儿正挥动着手脚向她无声地求助,不!不是一个,好多,甚至整个垃圾筒都在蠕动着。韩小小惊慌地逃离卫生间,一头扎在肖正?#20132;?#37324;急促地抽泣。肖正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走廊里人都惊异地看着二人。
  
  肖正平扶着韩小小来到走廊尽头,轻轻拍着韩小小的背低声安慰。韩小小仍是无法控制?#32422;?#30340;情绪,无论是睁眼?#25925;?#38381;眼,她都能看到走廊里、楼梯上都躺着无数肢体不全的婴儿,一个个血肉模糊地蠕动着,有的挣扎着手臂无声地叫喊着,甚至在半空中也浮动着这样的婴儿。韩小小挣脱肖正平发疯般地逃离了诊所。
  
  手术没做成,肖正平有些失望,而经过这一次韩小小对医院有了抵触,肖正平?#30340;?#20123;都是幻觉,可是韩小小一想到将要结束身体里的这个小生命?#31361;?#26377;一种负罪?#26657;?#22905;试着问肖正平能不能把孩子留下,可是肖正平坚决不同意,而且催促?#27426;?#35201;快,时间一长被同学发现就什么都毁了。
  
  韩小小请求肖正平给她时间,可无论如何她也下不了决心。这天,下课韩小小低着头往回走,在校门口被人叫住,原来是邵刚,韩小小对邵刚一向没什么反?#23567;?br/>   
  “有事?”韩小小问。
  
  “找你聊?#27169;?#20570;实验头都大了。”邵刚上上下下的打量韩小小,看得韩小小浑身不自在。韩小小不好意思起来:“看什么呢?小心眼珠子掉下来。”邵刚忙收住眼神,脸红了起来,韩小小真没想到邵刚?#19981;?#33080;红,笑着问:“你和肖正平做同一个课题?”
  
  “?#21486;?#19981;是,他们看不上我,我在跟南?#27975;淌?#20570;关于‘人类的第三只眼’的研究,很边缘的一种实验。”邵刚道。
  
  韩小小听肖正平?#28783;?#36807;南?#27975;淌冢?#36825;老头是个怪人,不正经做学问,常弄些奇奇怪怪的玩艺儿,?#36824;?#20869;物理界称为败类,但据说有篇关于“多维空间与瞬间转移”的论文曾在国外引起过不小的轰动,而他最惊世骇俗也是物理学家们不能容忍的是他的“空间鬼魂论”,他认为鬼魂是存在的。没想到邵刚竟然投在南老怪的门下,而且研究的课题也蛮有趣的,“人类的第三只眼?就是二郎神的那只眼睛?哈哈!”韩小小笑道:“怕是找不到实验对象吧?”
  
  邵刚狡黠地一笑:“找到了!”
  
  “?#21486;空?#21040;了,莫非请了二郎神来?”韩小小继续笑,邵刚一向没有正经的,这次也?#27426;?#26159;在骗她,所以韩小小并不相信邵刚的话。
  
  “理论上人的第三只眼是存在的!”邵刚又不怀好意地打量一眼韩小小,奸笑着说:“比如透视眼,比如鬼眼。”韩小小越发不相信邵刚的话,见他没什么正经事,转身就走,邵刚忙紧跟在韩小不屁股后头,边走边解释:“真的,我是说正经的,《西游记》中的二郎神,《封神演义》中的闻太师都有三只眼睛,在现实生活中的人也确有长三只眼的人,1994年8月,陕西省眉县中医眼科医院成功地为一位三只眼的农村妇女施行了手术,她左眼先天性神经萎缩,已失明4年,施行手术时,发现左眼眶内还有一只眼球;1997年4月,福建省莆田县医院发现一名长有三只眼的25岁患者,他的第三只眼也有眼球及上下眼睑,并长有睫毛,但左眼和第三眼因小时候?#28216;?#21307;治,呈失明?#21050;?#36825;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韩小小听在心里,不知邵刚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故意?#30333;?#19981;感兴趣自顾往前走。邵刚继续说:“说人体有第三只眼睛,似乎是不可?#23478;欏?#20854;实,生物学家早就发现,早已绝灭的古代动物头骨上有一个洞。起初生物学家对此迷惑不解,后

下页(1/4)